阿塞拜疆军演背后的联动效应 – 中国军网
3月2日至6日,阿塞拜疆在国内举办了大规模军事演习。阿塞拜疆国防部的声明说,此次演习是阿戎行的年度例行演习,演习方式包含实地演习、地图推演和沙盘演练,将动用各兵种和多种兵器装备,并广泛选用信息技术帮忙作战单位完结指挥部预订的作战方案。在当时多国因新冠肺炎疫情延伸而撤销或推延原定军演的布景下,阿塞拜疆仍旧举办大规模军事演习,显得较为特别。阿塞拜疆坐落南高加索区域里海沿岸,面积不大,但油气资源丰富,地理位置重要,周边环境杂乱。特别是阿塞拜疆与邦邻亚美尼亚存在疆域争端和民族矛盾,并屡次因抢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域发作武装抵触。2016年4月,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曾迸发大规模军事抵触,近年来两边仍在争议区域严重坚持。为使戎行坚持战备状况,近年来阿塞拜疆每年都在境内举办多种方式的本国军演和联合军演。例如,2019年3月,阿塞拜疆戎行举办近万人参与的大规模军演;9月与土耳其和格鲁吉亚联合举办“高加索之鹰”联合军演;11月,阿塞拜疆再次举办包括三军的大规模军事演习。阿塞拜疆此次军演虽是年度例行演习,但结合该国近年来的对外方针走向,也蕴含着一些值得注意的奇妙改变。因为南高加索的地缘政治格式遭到周边和外部大国的影响,阿塞拜疆近年来加强兵力建造的行为与其他区域形势表现出必定的联动效应。除坚持与美国、欧盟、土耳其的传统联络之外,阿塞拜疆也逐渐加强了与俄罗斯和伊朗这两大街坊的安全协作。历史上,俄罗斯在南高加索区域更倾向于支撑亚美尼亚,这使阿塞拜疆在与亚美尼亚的抵触中多处于下风。近来阿塞拜疆自动加强与俄罗斯的安全联络,测验购买俄兵器装备。一起,阿塞拜疆也和伊朗不断加强安全联络,两国在国防安全以及冲击恐怖主义、毒品贩运等范畴建立了更为亲近的协作联络。这引起一贯将阿塞拜疆视为兄弟国家和准盟友的土耳其的焦虑。就在阿塞拜疆和伊朗第2次联合军事委员会会议在德黑兰举行前一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拜访阿塞拜疆,两国签署了14项协作协议,并方案将双方贸易额从现在的每年20亿美元提高到每年150亿美元。两国还签署了军事协作协议,土耳其许诺向阿塞拜疆供给更多现代化兵器,方案联合出产军事装备等。南高加索区域事态还与近期的叙利亚形势具有必定联络。近年来,土耳其一向寻求外界对其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更多支撑,阿塞拜疆以及格鲁吉亚等国作为土耳其长时间运营的首要同伴,可能是为数不多的支撑者。近来,叙利亚伊德利卜的军事抵触使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堕入正面对立,并恶化了土俄联络,实力缺乏的土耳其急于寻求世界支撑。因为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特别联络,亚美尼亚忧虑土耳其支撑阿塞拜疆在争议区域挑起战役,应战其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区域的操控。埃尔多安在拜访阿塞拜疆时曾屡次声称,全力支撑阿塞拜疆在争议疆域上的态度,并高调表明这也是土耳其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的军事演习非常灵敏。阿塞拜疆的军事演习在形势严重的南高加索区域掀起新的波涛,但该区域形势的外溢效应是有限的,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也不会容易挑起新的区域抵触,俄罗斯军事存在对可能发作的军事对立也起到了震慑效果。(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